资阳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北京暴雨致地下室姐弟被困姐姐被电击身亡组

发布时间:2019-10-09 01:57:36 编辑:笔名

北京暴雨致地下室姐弟被困 姐姐被电击身亡(组图)

核心提示:7月21日,北京1处地下室因暴雨被淹,一对姐弟被困家中。弟弟被救后回忆称屋里水位距天花板不足10厘米,他和姐姐刚打开房门被电击中,他四肢无法动弹又退回屋内。最后消防员将弟弟救出,在水中发现姐姐遗体。

7月22日凌晨3点,首都机场T2航站楼滞留的旅客。

7月21日晚,丰台五里店南里小区16号楼地下室内被淹,3名人员被困。

丰台五里店南里小区16号楼地下室,一名遇难者家的铁门。

7月21日,首都北京。

暴雨之初,路上的人们用记录着雨中的情景,似乎没有意识到一场灾难的来临。随着雨越下越大,来自官方、民间的信息开始在上传播,事故、救援、求助,人们开始意识到这场大雨在制造交通拥堵、航班晚点、旅客滞留等问题的同时,正在危及一部分人的安全甚至生命。一场民间的自救与互助拉开序幕。正如友所言,一夜暴雨,让人们看到了城市的美与丑。

“北京又成海了”

“有个小女孩还在下面。”居民谢宝成和王晓返回地下室,002号传来小女孩的呼救声。“找个最高处呆着,我们去救你。”谢宝成和王晓返回地面窗户处,和其他居民一起用手将窗户外封的彩钢板掀开一个口子。

谢宝成和一名邻居爬下去,此时的地下室近乎淹没,屋内的女孩隔着窗户玻璃呼救,但窗户无法打开。谢宝成挥起右手,一拳将玻璃砸碎,邻居抱出女孩,举给地面上的人们。

003号还困着姐弟两人。

男子扒着防盗门不停喊着“救救我们”。

“你把门锁打开,我们往外拉,你向外推。”可由于水压太大,门根本打不开。

王晓等人马上掀开003号窗户的彩钢板,水几乎与地面持平,无论怎样呼喊,屋内没有回应。“我们想再去地下室,但那的水位距离地下室天花板只有十公分左右。”邻居们只得等待救援人员赶到。

弟弟被救后回忆,屋里水位涨过人高,漂在水面的他和姐姐最终打开房门。他刚一出门就感到一阵电击,四肢无法动弹,又退回屋内。此时姐姐已不知去向。

弟弟清醒些许后,扶着墙继续尝试出门,再次被电回来。

回到屋内,他扒着墙壁,水位距天花板不足10厘米。正当快要被淹没时,水位开始下降。

目击居民说,消防员抵达后抽地下室的水,将弟弟救出,也在水中找到姐姐的遗体。

据了解,死者今年30多岁,来自山东。

“双闪车队”照亮雨夜

大雨考验着这座城市,也刺痛每一个生活其中的人们。

暴雨未停,积水未退,人们开始用自己的行动对抗着61年来最强烈的暴雨袭击。

“机场快轨进水了,机场大巴排不上队,首都机场现在一辆出租也没有,谁来救救我们!”当晚,滞留在首都机场的旅客达8万多名,一名滞留乘客的微博引发了众多素不相识的民的关注和转发。

“我们接你们回家。”晚上10时30分,望京小区居民王璐用“菠菜X6”的名发布活动信息,引起市民强烈响应。

22日凌晨零点40分,第一批30辆私家车在望京奔驰大厦楼前集合,一路开着“双闪”信号灯奔赴机场接客。路上陆续有车加入爱心车队,到达T3航站楼时车辆达到50辆左右。

参与活动的马女士驾驶宝马车把两位澳大利亚女性游客从机场送至王府井附近的酒店。

这两位澳大利亚游客首次来中国旅行,不懂中文,深夜遇雨停滞在机场,看上去非常焦虑。马女士主动邀请她们乘车,起初她们有点戒备,问:“你是政府工作人员吗?”

马女士说:“我为自己干活。”

外国游客问:“你要多少钱?”

马女士说:“免费的。”

两位外国游客不可置信:“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马女士说:“因为我们是北京人。今天北京特大暴雨,你们滞留在机场,我只是想看看能否给你们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从21日晚上12时30分到22日凌晨5时30分,至少有200辆私家车参与了本次救援活动,接送旅客达500人次。

自发志愿活动得到各方支持,有在机场第一线接送旅客的私家车主,有熬夜在后方提供路况信息的友,还有人为开车人提供免费咖啡。

有友评论:“望不到头的‘双闪’信号灯,都是爱心在闪耀。这闪亮使北京变得温暖。”

成长的“小困惑”

参加此次志愿活动,王莹遇到了小困惑。

凌晨2时,敷完面膜,准备入睡的她,看到望京居民的活动。穿好衣服,带上和车钥匙,开车向机场驶去。

她赶到机场时,望京的车队还没到,王莹决定自己寻找需要帮助的旅客。

“我见人就问,需不需要帮忙,但都会被反问‘多少钱’‘能打票吗’‘给送到那啊’。”

面对旅客的疑虑,王莹只得一遍遍解释“我是志愿者,送您到家,免费的。”

最终,一对40岁上下的夫妇上了王莹的车。一路上,王莹很少和两人对话,“生怕人家把我当成**司机,问得多了不好。”

“公司里有水有零食有电视有电脑有WIFI有床有沙发!免费提供!住南城的明天潮退了我还能给送回去……有想来的私信我!正好跟我就个伴儿!”雨夜中,一家公司的CEO刘爽发出这条微博,还贴出公司的具体地点。

起初鲜有人问,刘爽也不断转发自己的微博,“朋友们!真心提供避难所!没开玩笑!”

他在微博里强调“不是炒作!我也不是坏人!困在附近的可以过来避难!都是北京人,就想做点儿自己能做的!”

这一次,三万条转发给他带来了两名求助的受困者。

多位友在微博中称,“这是一个正能量爆发的雨夜,让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们更加心心相依。”

也有友说,“不管是受人帮助的,还是帮助别人,大家都在这个雨夜得到了成长。”

“借雨发财”那些亾

与王莹和刘爽的困惑不同,一些“借雨发财”的人则遭到谴责。

据新华社报道,多位友在微博中抱怨出租司机、酒店漫天要价,天灾面前看出人情冷暖。

民“信王军”说:“昨晚的北京,因一场暴雨引发了不少人大发天灾财,大家一起谴责三元桥某旅馆昨晚抬价到2160元一晚,就因为机场大巴只到三元桥。出租车从机场到城里400元。”

“拦了好几辆车,无数闪烁着‘空车’的出租飞驰而过。那些大发暴雨财的出租车司机,从国贸到三元桥20元的打车费硬是要100元才走,还大言不惭地说多少年你才被这么黑一次,相当无语……”友“马琳”说。

据多位民反映,在暴雨危机时刻,首都机场高速的收费站秩序井然。 “昨晚很多私家车主自发前往接旅客,但机场高速收费站雨水已经淹没半个轮胎,车辆大排长龙,停在那儿随时都有熄火的危险!可是他们仍在一丝不苟地收费!收费!”一位友反映。

不少民指出,在凶猛无情的暴雨面前,北京的交通管理缺了点人情味儿。

“一场暴雨,让人们看到了两个完全不同的北京:善良的人们自发参与救援,但机场高速的收费站仍然抓紧收费。城市建设的重大隐患非短期能弥补,但在软件管理上就不能人性化一点?”北京民“韩志国”说。

面对友自发前往免费接送乘客的车辆,许多外地乘客感叹:在巨大的天灾面前,北京民众所展露的素质、品德与干劲彰显了人间关爱、城市精神和社会进步,令人钦佩。但另一方面,北京公共交通应急不力的“软肋”再次暴露,有市民质疑:机场的公共交通接近瘫痪后,却需要民自发组织去疏散机场滞留乘客?

昨日上午10时许,999的谢胜完成最后一个任务,换下一身湿湿塌塌的衣服和鞋子,一头躺在床上。

天亮了,忙碌了整夜的人们可以安然睡去。但电闪雷鸣之后,有些人再也无法醒来。

“让我们记住这场雨。”一名友发帖说。

“下午有大暴雨,把拖鞋给我送来。”7月21日上午11点,王先生接到,穿着上千元买的新鞋去上班的妻子,担心雨水泡坏了新鞋。

望着混沌的天空,王先生里唠叨了一句“事儿真多”。他上查了一下,北京市气象台上午9时30分发布了暴雨蓝色预警:中午前后将开始出现降雨,强降水将主要集中在傍晚到夜间。

下午5时30分,王先生从南三环的家里出来时,“雨点已经跟瓢泼的一样”。在北京生活多年,王先生习惯了一下大雨就堵车。这次他庆幸车跑在路上,虽然偶尔也能溅起高过车顶的水花,“还真没怎么堵车”。

此时,北京交通部门发布的路况显示:二环内基本畅通;二环至三环间中度拥堵;三环至四环间基本畅通。

18时30分,北京市气象台发布自2005年建立天气预警制度以来的第一个暴雨橙色预警,预计持续降雨将超过20小时。

“哥们,方庄淹了,北京又成海了。”晚上7点30分,接上妻子的王先生收到朋友发来的短信。

站在方庄餐饮街,等公交车的李先生眼见十字路口积水已接近膝盖。半个小时等不到公交车,李先生找附近的朋友借了辆自行车。骑行在蒲方路上,他看见数十辆公交车、私家车趴窝。

蒲方路和方庄路交口地势相对较低,积水面积已达数百平方米,“都没过我腰了。”身高1.77米的李先生说。

“谁来帮忙拉一把”

积水严重的还有广渠门桥。

“好几辆车被积水没了,车里可能有人。”当晚20时许,东城区绿化二队的崔金波带领一支防汛抢险巡查小分队行至广渠门桥时遇到大量积水,发现桥下积水最深处有被困车辆。

此时桥下积水已高达3米,无法前进,崔金波和一名消防员游向积水最深处的那辆被困车辆。由于水位太高,无法确定被困车辆的具体位置。

崔金波一头扎向水下,凭感觉摸索水下车辆,几次尝试后最终确定被困车辆的具体位置。他与消防员一起用脚将车窗破碎,最终确定车内无被困人员。

他们用绳索绑住被困车辆,岸上消防员和抢险人员用力拖车。无奈水的阻力太大,一名民警冲路边围观的人群里大喊:“谁来帮忙拉一把。”结果几十人冲上去,拉住绳子。随着自发的口号,很快将被困车拉了上来。

怎么弄微信小程序
有赞微商城平台登录
如何加入微信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