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阳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菊韵小说★醉涂心语〗小雪

发布时间:2019-09-14 09:18:25 编辑:笔名
摘要:借着酒兴,我和几位老总在一家有名的山庄每人开了一个房间。我每次参加这种活动必须是在夜间,而且进入房间后常常是关着灯的。说实话,我真的不敢把自己的这副尊容在这种场合内公开的暴露给世人。因为,我是经常在电视上露面的,说不准哪个人会经常看到我而把我认出。我要保护好自己的形象,要维护好多年拚搏所换来的地位和盛誉 借着酒兴,我和几位老总在一家有名的山庄每人开了一个房间。我每次参加这种活动必须是在夜间,而且进入房间后常常是关着灯的。说实话,我真的不敢把自己的这副尊容在这种场合内公开的暴露给世人。因为,我是经常在电视上露面的,说不准哪个人会经常看到我而把我认出。我要保护好自己的形象,要维护好多年拚搏所换来的地位和盛誉。
“先生,晚间好!二十七号为您服务,希望您能开心快乐!”门开了,随着门外的灯光,一个身穿白色短衣短裙体态娇小漂亮的女孩儿,带着一缕清香飘了进来。“谢谢!”我重复着一天不知说了多少遍的这个词。“先生,您不开灯看看我是否符合您的要求吗?”她站在床边,声音特别轻柔。“你开门进来的时候我已经看见了,你很好。”我不是应承,在她刚才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我的心曾为之一振。“谢谢先生!我会全力为您服务的。”她说着,转过身把房门反锁上了。
借着窗外的星光,我隐约看得出她的丰满与俊俏,特别是她身上那种诱人的少女气息和礼节的丝丝细语,更让人热血沸腾。她的衣服和短裙像是两只白蝴蝶先后飞落在床头,当她摘下胸罩的时候,一对高耸的乳峰立刻弹了出来。她侧卧在我的身边,双手解开我的睡衣。我顺势把她搂在胸前,尽情地体味着少女身上那特有的芬芳。
“你多大了?”我抚摸着她的后背,小声的问。“十九。”她轻声地回答。“出来多长时间了?”我又问。“有二年了。”她沉默了片刻,仍然轻声地回答。我没有再问什么,心里顿时出现了一丝哀叹。说实在的,我真的不敢想象像她这样小的年纪为什么那么小就出来混!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人各有各的生活方式吧。“先生,您是不是觉得我这么小就出来做这行有些可笑?”她说着,一只手伸到我的胸脯上。“那到不是!我只是想,你这么小的年纪为什么出来做这种职业!家里为什么会不管你!”我说着,心中不免有些哀叹。“像我这个年龄,出来做这行的丫头多了,人各有各的活法您说是吧?”她轻声地应付着我的感叹,声音显得很无力。“假如有个正规的职业让你去做,你会不会去?”不知为什么,我突然间想给她安排个工作了。“那当然好了!”她高兴了一下,然后又沉默了许久才说道:“不过,我现在是不会重新选择什么工作的,我有我的特殊情况,我暂时必须还得做这行!”她说着,又开始沉默了下去。“唉!人各有志。好自为之吧!”我不知道这句话说没说出口,反正觉得像是在心里自言自语。
“先生,我感觉你这个人挺好的。”沉默了好一会儿,她又开始温情地又手抚摸着我的胸口。“呵呵,到这儿来的有好人吗?”我的手也开始在她的后背轻轻地滑动,突然觉得这话说的不够准确。“照你那么说,干我们这行的就都不是好人了吗?”她在我的胸前轻轻地拧了一下。“不是!不是!”我急忙否定,可心里却不是个滋味儿。“我想,你一定是个好人!所以我想告诉你,我做这行也个是无奈!”她说着沉默了一会儿:“我妈妈病很久了,她正在住院。医生说要给她换肾,得需用很多钱!”她停了一会儿又说:“我需要钱,我不能没有钱!没有钱妈妈会离开我的。我不能没有妈妈,她是我这个世界上惟一的亲人了!”她说着,用手揉了揉眼睛。“噢,是这样!”我相信她说的都是真话,真话和假话给人的感觉是不同的。一个久经苍桑的中年人对于真假话,特别是年轻人的话,是有着极强分辨力的。此时此刻,我的心有点痛。“我看得出,你是个好人。”她的手又开始在我的身上移动着。“我们只唠唠嗑算了。”我把手缩了回来,心里边突然有了一丝酸楚。“不,我要!我需要钱!”她把头靠在我的胸脯上。“小费会照样给你的。”我把她的手从我身上拿下来。“不!我不会白要别人钱的。”说着,她的手又放到我的身上。
我静静地躺在床上,心中已没有了任何感觉。
“你不要多想!也不要把我想得太坏,我们这行也有自己的规矩。”她说着,手开始向我的下身摸去。“你!”我无言以对,只觉着全身所有的部位都在发胀。“你做了,就是帮我!”她把头再次靠在我的胸上,紧接着双手开始扒我的睡裤。我的脸在发热,浑身顿起一种无穷的力量,那种征服与占有的欲望再次萌生。我想,面对这种状态别说是所谓的君子,哪怕是高傲的圣人也不会无动于衷,更别说我这个久处饥渴之中的凡夫俗子。我再也无法矜持,起身甩掉睡衣把她压在身下。
她的双乳伴随着木床的吱吱声在眼前摆动,显示出一种无限的欢畅。渐渐的,不由自主的,她开始吟唱起那支古老的女人对男人的赞歌。

夜静静的。不知是什么时候,那皎洁的月儿偷偷地溜到了窗前。朦胧中,我睁开双眼,她左耳边的一棵红痦子立刻映入我的眼帘。
“你是?小雪?”我惊异中,慌忙把她推醒。“你认识我?”她倒在床边揉着睡眼,懒洋洋地问。“啊?不!不!”我侧过脸,快速穿着自己的衣服,内心充满了不安与自责。借着月光,我已明显认出那就是小雪。“那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她从床边坐了起来,呆呆地望着我。“我?”我穿好衣服,拍了拍衣襟,“你们这些丫头不是有很多都用小雪这个名字吗!”我用眼睛的余光扫视着她,胡乱地应承着。“噢——”她穿着自己的衣服,不时地抬头看着我。“那你是叫小雪吗?”我看了她一眼,笑着问。“我叫英雪。你管我叫小雪也可以。”她也穿好衣服,开始整理着床铺上的被褥。“英雪?是英子的英吗?”我说着,又觉得有些失口。“你?”她停了下来,呆呆地站在那里两眼直直地望着我。

我认识小雪是在十年前的一个春天。那时,我正给市外贸在东部山区设点收山菜。我在其它村都是找村委会,由他们安排人按要求统一收购。当然,少不了他们的好处。我来到刘家村的时候已近中午,村委会空无一人。我在村委会旁边一所破旧的小学校前,见一个小女孩儿正扒着窗台听里面的读书声。
“你叫什么名字?”我来到她面前好奇地问。“我叫小雪。”她看了我一会儿,小声回答。“今年几岁了?”我低头看着她,笑着问。“九岁。”她说着,转身向村落中走去。“你为什么没有上学呀?”我跟在她身后,心中又有了新的想法。她回头看了我一眼,没有吱声。“你带我去见你的爸爸妈妈,我找他们研究点事儿。”我说着,看着她笑了笑。“你认识他们吗?”她显得有些吃惊。“不认识呀。但我是想让他们帮着做点事儿,让他们也挣点钱。”我又笑了笑。“你是想让我爸爸出去打工吗?”她用眼睛翻了我一下。“不是打工。我是想?”我没有说下去,觉得说了她也不会懂。
“我爸爸去年冬天就死啦!他就是活着也不会出去的。出去了也挣不着钱!”小雪见我没有再说下去,把话头又抢了过去。“噢!”我迟疑了一下又说:“我想让你妈妈帮我收山菜,会挣很多钱的。”我看着她左耳边那棵显眼的红痦子,笑着说。
不一会儿,小雪带我来到了一座三间草房前。我环视一下四周,这可能是村子里唯一的草房。“妈妈,妈妈!有一个叔叔让你帮他收山菜!”一进院,小雪对着在猪圈旁喂猪的女人喊。然后跑到屋子里打半盆水端了出来。那女人回过身,走到水盆边蹲下边洗手边问:“多少钱一斤?怎么个收法?”我简单说明来意后,她把我让进屋内。
这个低矮的小屋虽然有些破旧,但却收拾得十分干净。几件木制家具被擦得光亮,火炕铺着有些发黄的席子,炕头倒着一个三十几岁的男人。那女人进屋就对他喊:“你回去吧!我表弟来啦!”她双眼瞪着他。小雪站在一旁也怒视着他。那个男人起身对我笑了笑,红着脸走了。我把收购方法和操作规则详细和她说了一遍,她和小雪都特别高兴。“我说这两天怎么眼皮一直跳呢,原来是要见到财神爷了!”她给我倒了一碗白开水,“咱村的事我办。这事就这么定了!”她说着,那白净的脸庞露出灿烂的笑。“记住!每天晚上汽车都过来收。一定要多组织人力!要有足够的量!”我很严肃地对她说。“你放心!我一定能办好的。”她仍然带着笑。

中午,她炒了个酸菜和红蘑土豆片,让小雪到卖店打了半瓶散酒。我觉得这菜和酒都很有味道。“小雪她爸是?”我一边喝着酒一边问。她看了我一眼,沉默了片刻说:“她爸去年在城里工程队打工时从楼上掉下来摔成了残废,全身多处骨折,在医院住了两个多月因为没有了钱又被撵了出来。和他一起摔下的那两个人,在医院不到一个月就死了。后来他们那个包工头也不知跑哪去了,我们去找了好多次都没人管。听说那个工地后来被封了,现在还在打官司呢!”她说着给我倒了点酒,“他爸回家不几个月,没钱治病又要不回那几个月的工钱,一股火就死了!”她说着,擦了擦眼角。“小雪九岁了,怎么还不上学?”我狠狠地喝了口酒,想转换一个话题。“唉!”她又有些伤心,“小雪去年就上学了。她爸去年出了那事儿,今年就没交书费和学费。”她停了停:“过一些日子再说吧!”

我第二次来到刘村的时候是收购开始后的第二天下午。我给小雪带来了书包、文具和一些小食品,她见到我特别高兴。我把外贸结算的数据和小雪的妈妈英子对照了一下,共一千零几斤。我从兜子里拿出三百元递给英子,想把自己那每斤一角的提成也给她。英子说什么也不肯,硬是把那一百元钱退了回来。“你给我找了这个财路我谢你还来不及呢,哪能多要你的钱!”她把那二百元钱小心地揣进衣袋,又笑着说:“今天上午我和小雪也采了四十多斤,看样子今天肯定要比昨晚收得多。”她看了看我,笑得甜甜的。她把小雪摆弄着的书包和文具收到柜子里笑着对她说:“明天妈妈就给你交学费让你上学!”小雪在屋地连蹦带跳乐得直拍手。
天还没有黑,收菜的车就到了。前天在英子家倒着的那个男人也跑前跑后的忙碌,仿佛是自己的事。我看着他那油腔滑调的样子,内心产生出几分厌恶。装完车,人们拿着卖菜的钱渐渐散去的时候,他仍然没有离开的意思,在英子的再三催促下,才很不情愿地慢慢离开。他临走时皮笑肉不笑的看了看我,然后色眯眯地对英子说:“你这个表弟还挺有能耐的啊!”他摇头晃脑地走出很远,还在不时地回头张望。“他是什么人?是你家亲戚吗?”我望着那个男人的背影问英子。英子没有回答,小雪却把话头抢了过去:“他叫二赖子。他老到咱家来!村里人谁都烦他!”小雪说着,对二赖子的背影拧了下鼻子。“小孩子不许胡说!到一边玩去。”英子训斥着小雪,转身对我笑着问:“你晚上还用回去吗?”她看着我,眼里放射出异样的光。小雪瞪了一眼英子,忿忿地回到屋去。“我回不回都行。可这没有旅馆啊?”我犹豫了片刻,用眼角的余光注视着英子。“住什么旅馆啊?咱这西屋有火炕,你在这住吧!”她脸上又出现了笑意:“这!这不太方便吧?”此时,我看着她那苗条的身段和丰满的胸心跳有些加快。“表弟在表姐家住,有啥不方便的!”她瞟了我一眼,笑着走进屋内。
我把收山菜车打发走之后,拿着车上的检斤数和英子对了一下,真的比昨天多了许多。我把英子应得的那份付给了她,她乐得合不拢嘴。
“你今年多大,管我叫表弟?”吃晚饭的时候,我一边喝着酒一边问。“你看我像多大?”英子歪着头,做出了一付怪象。“你?”我思考着。假若不是小雪的存在,我真想象不出她会是一个成了家的女人。“我妈妈今年才二十八岁。”小雪抢着替英子答了。英子没有吱声,只是笑。“成家真是太早了!”我看着小雪,狠狠地喝了一口酒。
“其实我知道你比我大点,我说你是我表弟那是对外人好说话。”她也喝了一口:“你今年有三十了吧?你对象是做什么的?”她看着我,脸有些发红。“我三十一了。”我沉思了一会儿,又喝了一口酒:“我去年下岗的时候,她就和我离婚了。”我说着,轻轻地望了英子一眼。英子给我夹了口菜,没有再说什么。小雪抱着饭碗偷偷地望着我。

吃完饭,我和小雪在炕上玩耍,英子在外屋洗着碗筷。这时,从外面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他进屋就大声大气地说:“英子!你表弟来收菜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有什么事我也好帮帮忙,你怎么能把我当外人呢?”他说着,伸头向屋内看了看。
“我哪敢劳驾您啊村长?你一天那么忙怎能给你添麻烦!”英子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洗着碗筷。“赵叔。这个村长可坏了!我爸爸以前在外面打工的时候,他就老到咱家来。我妈妈可烦他了!还有那个二赖子,他也总是赖呼呼地。我妈有时候撵也撵不走。”小雪趴在我耳边悄悄地说。“英子。我可告诉你啊!这是你表弟在这收菜,要是别人家没经过村里同意,我早就想办法了!”那个村长很严肃地说着。我听着村长的话,想象不出收菜为什么还要他们同意,也想象不出他所谓的想办法又是什么。我想,这可能就是人们说的地头蛇了。“我知道村长!”英子的声音小了许多,“你这是对咱们娘儿俩关照,我会感激你的!”英子收拾着碗筷,并没有把村长往屋里让。“我走了英子,怎么事你心里明白就行!”村长站了一会儿觉得无聊,转身向门外走去。他走到院子中间的时候,又回过头来朝屋内看了两眼。“这群王八蛋,没一个好东西!”英子进屋朝村长的背影嘟囔着。小雪对着他的背影吐了口吐沫。

共 782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作者用第一人称的我的亲身感受,揭示了人的本 望与理性自控之间的矛盾。通过酒店厮混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尽管记忆是清晰的,但感受却是苦涩的。作者用成熟老道的文笔,勾画出了一个男人的多面,显示了人性脆弱的本质,是经历也是悔恨。悔啥恨啥自由读者去评说。推荐给大家欣赏。【叶雨】【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
1 楼 文友: 2010-06-25 2 : 0: 1 威子的小说构思很独特,有个性,内容也好。欣赏了。 文学陶冶情操,文字净化灵魂。
2 楼 文友: 2010-06-26 20:41: 1 小说中有意安排“我”与母女两代人的相遇并有了亲密关系,从中可以看出人性的本质:不同的命运,便有不同的人生。而悲剧给人留下的痛,则是永恒的思索!这,就是作者的创作意图吧。
又一精彩之作,问好威子! 爱好文学,坚持写作,广交朋友
4 楼 文友: 2010-06-27 22:21:24 该小说用第一人称展开叙事,强化一种纪实般的“亲身感受”,揭示了人的本 望与理性自控之间的矛盾。酒店一夜,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记忆清晰,感受苦涩。相比“当下”,更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沧桑之感。作者文笔成熟老道,层层推进,对复杂人性的呈示颇显功力。
6 楼 文友: 2010-06-28 00:54:11 第一人称往往能拉近了作者与多谢之间的距离,作者文章就是就是这样拉近了距离!用“自己”的故事来引起了回忆,虽然回忆有点淡淡的忧伤,不过回忆就是因为忧伤才会有美丽! 追求文学,追求诗歌,就为自己心中的世界,QQ57 405 9
7 楼 文友: 2010-06-28 00:54:21 第一人称往往能拉近了作者与多谢之间的距离,作者文章就是就是这样拉近了距离!用“自己”的故事来引起了回忆,虽然回忆有点淡淡的忧伤,不过回忆就是因为忧伤才会有美丽! 追求文学,追求诗歌,就为自己心中的世界,QQ57 405 9
8 楼 文友: 2010-06-28 11:11:24 读完后一种难解的思绪久久不肯散去,威子用第一人称“我”展开叙述,通过酒店遭遇小雪勾起对往事的回忆,通过故事看到了现代社会人性的丑恶。第一次读威子的作品,很是喜欢,期待佳作!拜读! 一个热爱文字而不靠文字过活又不甘平凡的伪小资,一个不断在文字中寻找自我完善自我的80后母亲。喜清宁,崇尚简单。
9 楼 文友: 2010-06-28 18:19:47 威子好厉害啊!恭喜恭喜! 安徽省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10 楼 文友: 2010-06-28 20:59:15 “我”的一夜,首先勾画了一个邪恶不正的男人,当“我”看到那颗“红痣”时,“我”却很快成为了一个充满“爱心”的好男人,“我”却不算一个真正的男人,对待“英子”“小雪”有的只是同情和怜悯,还有的就是“我”一个男人的“尊容”,嫉恨那个“二赖子”和那个“村长”,要不是他们,“我会考虑进一步的交往”的。也许是“我”的“虚荣和自私”毁了“英子”更毁了“小雪”的人生。通篇从反面给我们抨击了当代社会的“富族”生活的腐败,也展示了弱势群体生活的艰辛和无奈。金钱能够拯救一个人的生命,但不能拯救一个人的灵魂。而社会哪?我们拿什么来拯救啊? 每片花萼都有她的与众不同宝宝流鼻血
威门热淋清颗粒价格是多少
宝宝最近不爱吃饭怎么办
9个月宝宝大便干燥硬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