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阳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谢亚龙狱中生活照顾大小便失禁狱友获表扬图

发布时间:2019-10-09 16:36:32 编辑:笔名

谢亚龙狱中生活:照顾大小便失禁狱友获表扬(图)

p>  本报讯 昨天,在北京市政协小组讨论会上,北京市政协委员赵静提到了现场旁听谢亚龙减刑案时带给她的触动。赵静说,她看过很多反腐倡廉的片子,但都不如现场带来的震撼。

整个人没了精气神

1月12日下午,原足协副主席谢亚龙减刑案在燕城监狱法庭内进行公开审理,并当庭裁定减去其一年有期徒刑。赵静作为北京市检察院监督员旁听了整个庭审。

“谢亚龙说我是几号几号罪犯,虽然我不是球迷,但我也记得谢亚龙在位时那种意气风发的状态。”然而眼前的谢亚龙留给赵静的印象却更加深刻:“他穿着监狱的号服,头发都白了,虽然表现得非常平静,但整个人已经没有了精气神,说话声音很小。”

6次表扬不容易

赵静告诉,监狱对三类人的减刑持慎重态度,其中一类就是职务犯罪,而谢亚龙正属于这一类。“法庭上提到谢亚龙受到6次表扬,我们开始以为获得表扬很容易,但后来发现不是这样。比如要写学习体会,要在劳动上突出,他的表扬是计分制的。对谢亚龙减刑的庭审非常严肃,检察院的人在庭上问,‘你们短短一个星期给了谢亚龙三次表扬,有没有累加的情形?比如一篇认识在组里是第一,班里又是第一?’他们问得很细。”赵静还记得当时有监狱工作人员出庭作证,拿着很厚的一摞资料,6次表扬是什么时候取得的,是怎么取得的,都要向法庭一一出示。

12日的庭审中还有一个人令赵静印象深刻,他就是河北省驻京办原主任王福友。他也是罪犯身份,同时是谢亚龙那一组的劳动组组长,算是谢亚龙的狱友。王福友举例说,谢亚龙有一次受到表扬是因为本来院子应该两个人扫,但由于其中一个罪犯进来后精神上出了问题,需要治疗,谢亚龙一个人干了两个人的工作,且没有向组织上提出加人。那名罪犯住到监狱医院后不能控制自己,大小便失禁,谢亚龙还主动照顾他,帮他洗涮,弄得自己也是一身。“这个在以前完全不可想象,但是谢亚龙为了能够早一点出来,努力地去表现,检查也写了很多篇。”

房间有电视和独立卫生间

赵静感慨,这些人原来都是很有才华很有能力的,如今变为阶下囚。庭审后,赵静还走进燕城监狱参观了一下。“他们的住宿条件还是不错的,两个人一个房间,房间里有电视和独立卫生间。房门平时都是打开的,关押人员可以随意出入到走廊中,相互间也可以交谈,楼里还有图书馆,但就是不能走出那幢楼。据说,谢亚龙很爱学习。”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大概得多少钱
济南血管瘤医院是哪级医院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要花多少钱
济南血管瘤医院在哪个位置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大概多少钱啊